首页 > 废旧

大同湖管理区财政所 为何抗日战争中缴获的日军地图那么准确?这些地图是如何绘制的?

时间:2022-05-17 15:40:57 浏览量:19442

大同湖管理区财政所 为何抗日战争中缴获的日军地图那么准确?这些地图是如何绘制的?

为何抗日战争中缴获的日军地图那么准确?这些地图是如何绘制的?

我是萨沙,我来回答。

萨沙第8568条回答。

很多人不知道吴佩孚本来是画地图的。

吴佩孚参军在北洋速成武备学堂时,就是分配画地图,因为他文化水平较高,是秀才出生。

而这个北洋新军非常重要的学校里面,画地图也是由日本人教授的。

而从清末开始,日本就用几种方法绘制中国地图。

其一是购买甚至盗窃中国地图。

当时清政府和后来的北洋政府也有绘制地图,主要是中国腹地以及军事要地的地图。

日本人想方设法的得到这些地图,主要是收买军官,有时候甚至派人窃取。

就比如冈村宁次,曾经在北伐期间担任孙传芳的顾问。

后孙传芳部队被北伐军击溃,冈村宁次慌忙逃到长江的日本军舰上,才侥幸逃生。

在逃跑期间,冈村宁次也没有忘记偷走了孙传芳的江西部分地区的军用地图。

其二是自己绘制。

基本的模式就是让地图绘制的日本军人,伪装成做生意或者旅游的,在中国内地乱窜,精锐绘制重要地区的军事地图。

日本二战使用的地图,主要就是这种,日本人为此花费了几十年时间。

但是,这也有局限。

因为中国军阀也不是傻子,一些军事要地是不允许外国人随便进入的。

所以,日本的军事地图有不全面的地方,必须用中国的军用地图补充。

即便如此,日本军用地图的水平也是很高的,远超过中国的水平。

在平津抗战时期,29军曾反击打死了一些日军,一个排长缴获了一份日本军事地图。

他就是本地人,住在阵地附近不远的一个村子里。

让他吃惊的是,日本军用地图上连他家那种很小的村子,也画的很清楚,并且标注水井的位置。

而且,他家村后面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向公路,不是本村人一般不知道。然而,地图上这条路也画的很清楚。

可见,日本人为了地图花了多少心血。

对于日军地图的准确,解放军也有深刻的了解。

解放军军官章明曾回忆: 1950年秋天,章明在湖南宜章第一次见到侵华日军军用地图。当时,他跟随警卫排在当地搜集革命历史文物,排长小李就时常靠一份日军地图确定行军路线。当行至一座大山前面时,李排长看着地图说,有一条小道可以直穿大山,不用绕道走。但找不到路口所在,问遍路过的几个年轻人,都说没有路。最后找来一位当地老人,才在荆棘灌木丛中砍出一个路口,现出一条浓荫蔽日、藤蔓缠绕的崎岖小路。

章明说,一座山丘、一条小溪、一个村庄、一块水田、一条小路、一座庙宇、一片树林……都在图上画得清清楚楚。地名一律用汉字,山顶制高点和山腰等高线一律用阿拉伯数字标明了若干米,所有的道路也都标明了分段里程……图上还明目张胆地用汉字注明“大日本陆军总部绘制”等字样,标示日期为“昭和三年”,也就是当时的1928年,抗战爆发之前9年。

章明还有别的回忆:他们部队在1963年进行了一次远距离拉练,去了大鹏半岛。当时使用的是一份日军地图,根据地图的标注他们走到一个叫做黄村的地方,准备宿营。但这里并没有村子,到处都是杂草和荒地。负责待退的营长就说“小日本的地图也不怎么样啊,这个村子肯定位置画偏了”。但章明很狐疑,第二天到了另外一个村子,他就询问当地村民,知道了真相。

在1938年10月,日军主力攻打大鹏半岛。由于黄村居民支持驻军抗日,遭到日军报复性烧杀。当时村民被杀了不少人,只有少数人逃走,日军又放了把火将村子完全烧毁。因为村子破坏太严重,其余村民只能去其他村子投靠亲友,黄村由此消失了。

可见,日军地图并没有画错。